当前位置:3d字谜太湖钓叟 > 彩1317购彩平台 > 正文

荔枝抢先上市首日股价过山车 前有狼后有虎如何破局?
时间:2020-01-20   作者:admin  点击数:

      荔枝此次IPO融资4510万美元(未包含超额配售权部分),该金额相较于此前计划募集的1亿美元,相当于腰斩。

      对于荔枝而言,除了喜马拉雅和蜻蜓FM,在其努力经营的有声垂直领域,还有手握丰富资源的阅文集团“阅文听书”、B站猫耳FM在后面追赶。

      上市后,荔枝如何让流量规模化变现、进而扭亏为盈,是投资者最担忧的问题,而股价的表现或是这种担忧的直接体现。

      竞争激烈狂烧钱

      上市首日其开盘价为11.03美元,开盘涨幅不到0.3%,但涨幅很快扩大,开盘不到一小时涨至15.25美元,涨幅达到38.6%,此后涨幅逐步收窄,到收盘前一小时,已经不足4%,最终收涨5.73%,收报11.63美元。

      本报记者 许洁

      艾媒咨询分析师称,在线音频市场经过多年的发展,已经基本形成了喜马拉雅、蜻蜓FM以及荔枝三家巨头的稳定竞争格局,随着头部企业内容和场景生态的完善,以及行业强监管的趋势出现,在线音频的马太效应将愈见凸显,行业竞争格局也将明朗。

      一家音频平台的员工表示,自家平台之所以能实现盈利,较少的营销支出是重要原因之一。但为了抢市场,荔枝在营销方面的投入巨大。

      作为国内最大音频分享平台,喜马拉雅于2019年10月宣布用户数突破6亿。其多次被媒体报道将要上市,却迟迟没有动静,未来会不会被荔枝弯道超车?记者1月18日联系了喜马拉雅CEO余建军,未获答复。

     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上半年,公司在营销与市场方面的费用支出分别为2.07亿元、1.35亿元、1.21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.60%、16.91%、24.96%。

     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上半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.54亿元、7.99亿元、3.67亿元;净利润分别为-1.54亿元、-934.2万元、-0.56亿元。对于亏损的原因,荔枝方面称主要是对于主播补贴支出的提升,以及对AI研发和培育全球化市场的投入。

  (编辑 上官梦露)

      作为内容提供平台,在线音频行业始终绕不过版权保护问题,版权纠纷频发,平台部分内容低俗,打擦边球成为行业的痛点。并且,这个行业过度依赖上下游,任何环节出现变故都会影响变现,这不得不让人怀疑音频这个生意到底值不值得做。虽然音频平台已经与阅文平台、纵横文学、中信出版(行情300788,诊股)社等机构达成了相关的内容合作协议,但仍旧是版权方的话语权较高。

      记者查询易观发布的截止到2020年1月14日的数据发现,喜马拉雅的月活跃用户数稳居第一,是蜻蜓FM的4倍,是荔枝的5.3倍,且从增长幅度看,喜马拉雅也是最高的。

      数据显示,2019上半年,有52.8%的中国网民使用过在线音频APP,并且内容质量是影响用收听语音直播的关键因素。未来在线音频市场将会在平台内容、平台社交属性和用户使用场景上有所突破。

      亏损已持续至少三年

      1月17日晚间,在线音频平台荔枝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,定价11美元,处于发行价格区间11美元至13美元的低端。

      荔枝创始人、CEO赖奕龙对媒体表示:“我们其实在2018年就已经基本打平了,只是几百万的战略性亏损。2019年是因为在主播的分成、AI和海外战略上都投入了很多,所以导致了亏损。我们的亏损不是因为业务的亏损,而是因为新的投入。随着我们收入规模的扩大,2020年我觉得是可以实现全面盈利的。短期看,我们的收入还是以直播收入为主。”

      荔枝此次融资规模缩水一半多,会不会影响公司后期发展?2020年如何实现全面盈利?本报将持续关注。

      虽然荔枝成为了中国在线音频公开上市的第一股,但主打UGC(用户生产内容)的荔枝在国内音频领域只能排第三,目前PGC(专业机构生产内容)为导向的喜马拉雅和蜻蜓FM都是荔枝的劲敌。

    热点文章

    最新发布

    友情链接